2014 03月10日

華語音樂顛峰對話(二) 70不老的“大俠葉振棠

葉:葉振棠(香港電視劇主題曲巨星)
遊:游威(華語金曲獎總策劃)
地點:2013廣州高級音響展,白雲國際會議中心
記錄:柯曉婷 攝影:陳志強

葉振棠、遊威與《這首歌》幕後功臣

葉振棠贈送簽名碟給遊威

 
遊:棠哥你好,從八十年代開始就喜歡聽你的經典歌曲了。當年的香港是電視劇特別是武俠電視劇盛行的年代,而你基本上是唱了大部分的主題曲,所以大家都稱你為“大俠葉振棠”,在我心目中你也是一個有著大俠精神的經典歌手,你的很多歌曲都是發自心聲而且很勵志的,說出了一種英雄的情懷。其實我想問,七十年代的時候你已經開始組BAND隊的了,和許冠傑他們那時候一樣,都處於當時的“樂隊潮”之中,當時是不是有個BAND隊叫“馬正棠”?給我們介紹下吧。
葉:其實在“馬正棠”之前,我就在另外一個樂隊的了,它的中文名字叫做“新特樂”,和“溫拿”是同一個時期來的,那個時候大家清一色都是唱一些英文歌。我們在一起四年的時間裡也灌錄了五張黑膠大碟(遊:市面上好像找不到哦。)是比較難找一點,但應該還是有的。我們樂隊在一起四年後就解散了,之後我就去了一家酒店工作,就加入“馬正棠”了。那時也還是唱英文歌的,但是那個時候我在百代唱片公司的旗下,百代就跟我說,“Johnny,你不如你試一下唱廣東歌吧,因為現在的市場都是這樣的趨勢的了”,那我就答應試下。我們的樂隊叫“馬正棠”其實是三個人的名字裡各拿出一個字來的,就有鄔瑪莉、葉振棠和黃正光,其實那個時候我們也不知道該唱什麼類型的廣東歌才對,所以那個時候出的那張唱片就很雜,什麼都試了一下,最後也沒有很成功。錄完這張唱片之後不久我剛好就有一個機會,因為當時麗的電視在找一個歌手來唱電視劇《浮生六劫》的主題曲,當時很多人都去試音了。(遊:張國榮好像也有份?)對啊,張國榮那個時候還沒有大紅大紫的,他也有份參演這部劇。很多人去試音之後,最後還是選中了我。那個時候黎小田在做麗的電視音樂總監,所以我後來就去問他,為什麼會選中我呢,我還沒有唱過中文歌,他就說,你不瞭解的,因為電視臺就是喜歡你的聲音夠滄桑,夠慘,哈哈……所以就選中了我去唱,從那時開始我就開始唱廣東歌了,接下來也唱了《大內群英》,他們就覺得我好像唱武俠劇也不錯哦,所以就和我簽了唱主題曲的合約,當年就給他們唱了六套電視劇的主題曲,除了《浮生六劫》以外,還有《大內群英》、《太極張三豐》,還有大家熟悉的《霍元甲》裡面那首《萬里長城永不倒》等等這些,再後來我就過了無線電視。
遊:好的,“麗的電視“音樂上跟你合作的主要是黎小田先生,他寫的歌比較多,無線電視則是顧嘉輝,這兩位都是大師,你覺得他們的風格對你的影響有什麼不同呢?
葉:兩個人對我的影響都很大,首先其實是黎小田把我發掘出來了,然後當時唱片公司是看我在“麗的電視“嶄露頭角了,所以讓我過去無線,因為當時”麗的電視“沒有那麼多綜合性的節目,如果出唱片的話,過去無線就很容易做宣傳的工作,因為無線有《歡樂今宵》、《勁歌金曲》、《K-100》這些節目,這樣就會多很多機會出鏡上電視。過了無線之後,顧嘉輝先生說要給我度身定做一套電視劇來唱主題曲,所以後來錄製了《蘇乞兒》的主題曲《忘盡心中情》,我還記得這部劇是周潤發“發哥”來主演的,時至今日,我無論去到世界各地哪裡登臺演出都好,這首歌都還是最受歡迎的。
遊:對啊對啊,算是你的首本名曲了,另外你和葉麗儀合作出的一張專輯《笑傲江湖》也是經典之作。
葉:當時我和葉麗儀都還是一起在百代唱片,他們就想到,不如搞個商業演唱會,兩片“葉”嘛,哈哈……當時很奇怪,因為我雖然過了無線,但是在那個演唱會上唱的很多都是“麗的電視”的歌,所以不能拍下來,很可惜的。
遊:是啊,有點可惜,不過我們還是可以看到一些片段,而且那張專輯真的是很經典。那麼在84年或者85年之後,像譚詠麟、張國榮這些新一代的偶像歌手出來了,電視劇主題曲沒有當年那麼輝煌了,但是你也有一直出碟,當然風格上會有些許轉變,那麼當時你的心情、你的心態是怎麼樣的呢?因為新一代人開始在挑戰你了,你是怎麼應對的呢?
葉:其實我也沒有什麼特別地去應對,我覺得就好像當年的披頭四那樣,就算你多紅都好,也不能一直保持嘛,所以我也是平常心來的,而且那個時候我是非常醉心於在錄音室工作的,因為我很想知道怎麼樣才能製作一張唱片出來,所以在87年之後,我都是整天在錄音室裡面工作的了,不斷研究錄音技術。直到95年的時候我遇到一個機會,就是當時“亞洲電視”在北京帶了一套拍得非常好的叫《三國演義》的電視劇回來,到了香港之後是需要一首廣東話的主題曲,所以那一年我就灌錄了《三國演義》的廣東版主題曲,也是非常受歡迎的。後來97年回歸的時候,又有另外一個機會,我就唱了一套收視率非常高的電視劇主題曲——《我來自潮州》,這首歌原版是閩南話來的,傳達了一種拼搏就有可能成功的精神,在社會上流行了很久,但是不是每個人都會唱閩南話嘛,所以當我唱了廣東版後,那首歌就變得很受歡迎了,這也讓我有了另外一個事業高峰期。
遊:當年《霍元甲》播出的時候你沒有機會過來大陸,就有一個廣東歌手呂念祖翻唱了主題曲,所以很多內地的觀眾以為那首歌是他唱的,一直到1988年你來到中央台的春節晚會,唱了一首普通話的歌曲,應該是金培達寫的《遊子心》,很好聽的一首歌,也非常滄桑的感覺……哈哈,這也是我第一次在電視上看到你,因為我們那時很難看到香港電視,就開始了這樣的緣分。說回現在吧,你很突然地做了這張發燒碟,其實我前幾年也是一直在醞釀這個想法,因為前年在中山紀念堂我們“華語金曲獎”給棠哥頒發了“殿堂大獎”,現場你唱了兩首歌,全場觀眾跟著一起唱,我就覺得你的狀態是非常好的,為什麼你不去做一張發燒碟呢?剛剛好那麼巧風行唱片就給你出了這張碟了,其實我想問這個構思是怎麼誕生出來怎麼去啟動的呢?
葉:我剛剛也有提到,我很喜歡錄音室裡面的工作,這麼多年我也一直在錄音室裡面,但其實我當時還沒有接觸到“發燒碟”這個概念的,我總是以為,只要是好的機器就可以錄到好的聲音,一直到兩年多前,我在香港開了一個入行四十周年的紀念會,當時就想發行一張紀念CD,風行公司就幫我發行,後來在去年因為風行唱片的原因,我就有機會去參加了一個香港的高級音響展覽會,去到才發現,原來現在香港很多歌手都在錄製這樣高質素的CD,因為我之前都接觸不到的,原來很多人都已經在做這樣的東西了,所以我就和老闆說,不知道我有沒有機會可以錄製一張這麼高質素的CD呢,他就說你有條件為什麼不呢!所以我們就開始籌備了,後來我就發現,原來單純只有好的機器是不行的,還要配合一些很好的線材以及經驗,好在他們不斷給了很多建議我,所以我們就出了現在這張HI-FI碟。在錄的時候因為我不太清楚發燒友們的口味是怎樣的,所以每次做完混音都拿去給老闆還有他的發燒朋友們聽,就花了很多時間在混音製作上面,用了一年的時間,幸好在今年就可以推出這張碟,也挺受歡迎的,我也覺得非常開心。
遊:我覺得這張碟在選歌方面是非常有意思的,像第一首《這首歌》就是說回你當年的“戲劇人生”,很悲情的一種控訴,而《做人要輕鬆》就是把你以前經典的歌名串聯起來,表達出做人要豁達的感情,都是針對現在社會大家需要抒發自己不開心的情緒這樣的現象。另外有一些老歌,是我沒想到你會唱的,就好像梅豔芳的那首《抱緊眼前人》,是一種很不同的味道。
葉:其實因為我一直都很喜歡這首歌的,而且你也知道梅豔芳也是我的好朋友,而寫歌的林子祥現在也是我的好朋友,所以我就在想,這首歌不一定是要女聲才能唱的,後來唱出來給朋友們聽,他們都說效果不錯的。
遊:這次還有一首歌非常特別的,就是《天籟》,是有一位樂壇新秀餘震東和你一起合作的,他加了很多RAP的元素在裡面,那麼我想問問你是怎麼構思到要去做一首這麼跨界的歌曲的呢?
葉:其實有一天我在重聽那首《天籟》,就突然有個念頭閃現出來,想說有沒有可能用這首歌帶出一些環保的資訊給年輕人呢?你也知道,地球現在已經是受污染、受破壞的了,我就很希望能夠帶出一些環保的資訊出來,而這首歌應該可以做到。但是我想深一層,覺得如果用回這首歌舊的版本,年青一代人未必能夠接受,而且我以前已經唱過一次了,所以就想到了要找一位元年輕的香港音樂人來合作,因為有這樣的音樂感,也就讓他重新編了曲,用了時下年輕人比較喜歡的音樂。在中間我想用RAP的形式帶出這些環保的資訊,但是我又不是很熟悉這一領域,所以就找了餘震東來唱這一段RAP,而且那些詞都是他自己寫出來的,剛好也是非常契合我想表達的意思,所以在中間就加了這一段音樂,最終做出來的效果也不錯,我的朋友們好像都挺喜歡。
遊:是啊,既有創新,也非常時尚。棠哥,我覺得你一直以來都是與時俱進的,跟著時代的潮流去做出新的作品,並沒有單純地“吃老本”,讓我非常欽佩、欣賞。另外,剛剛你也提到這幾年你都是比較喜歡去做一些錄音方面的工作,特別我又留意到你有兩首歌曲——《笛子姑娘》、《忘盡心中情》,都是在教堂錄的,那些聲音的確特別不同,我個人覺得完全可以叫做完美、零瑕疵的,那麼你是怎麼做到這種效果的呢?
葉:其實這個想法就不是我發明的,是一位大師級的錄音師Terence, 他做這個已經做很久的了。在三四十年代的時候,就算是外國的錄音室的設備也沒有那麼先進,那個時候他們的錄音室很大,就算是整個管弦樂隊也可以放進去,就可以現場收音,出來的效果的確不錯。那麼Terence就用這種方法,利用教堂有天然的回音這種聲樂原理,不添加那些特效,在最有利的位置進行灌錄。不同於錄音室的地方就是,在錄音室你是可以逐段錄,甚至是逐字地錄的,但是Terence是一次過的,因為不能錯,否則又要重頭來過……
遊:這就考驗功力了,要看你對那首歌的熟悉程度以及和BAND隊的默契……
葉:完全正確!錄出來的效果是,你把碟拿回家去聽,會感受到整個樂隊在你面前演奏,效果非常好。
遊:是啊!有一樣東西還想向你請教的,就是現在很多可能三四十歲的歌手在唱現場的時候已經需要降調降很多的了,但是我聽你的聲音,無論是現場還是唱片,和三十多年前,1982年你最巔峰的那個時候的聲音是沒什麼分別的,你是怎麼做到可以維持這樣的狀態的呢?
葉:其實我也沒怎麼特別說去吃什麼來保養的,我想可能是因為這麼多年來我都沒有停止過吧,一直都還是在做錄音或者演唱會什麼的,另外可能也是因為我不抽煙不喝酒,生活比較正常,就是有時候可能會晚睡一點點這樣,也不會吃太多刺激的東西……我想這個就跟跑步是一樣,如果你整整三年都沒有跑過步,突然有天開始跑你的肌肉就會疼了,但是如果你每天都有跑著,那樣應該就不會有問題了,我想這其中的原理都是一樣的。
遊:說回樂壇吧,香港樂壇有很多經典歌手,很多你也有合作過、經常見面,那麼你自己覺得哪個歌手是你最喜歡或者最難忘的呢?
葉:我想有兩個是我最難忘的,第一個是在我樂隊的那個年代,我們每天都一起練歌很多年,她就是陳潔靈,我記得我們那時候很用功的,一個星期要和BNAD隊練五天的歌,每天下午兩點就去到我工作的地方練,一直到下午五、六點大家出去吃點東西又繼續回去工作,那段日子挺難忘的。然後第二個我想就是葉麗儀,因為在商業上我們也合作了很多年了,雖然現在你們表面上看我們好像沒什麼合作一樣,但其實我們經常都會一起做一些商業演唱會的,近這幾十年也有很多群星演唱會,就像最近的是顧嘉輝大師演唱會,我們都是整班舊歌星聚在一起,非常開心的。所以如果真的要我選難忘的經典歌手的話,就是陳潔靈和葉麗儀了。
遊:那如果要選一首經典歌曲(不是你自己唱的那些),你會選哪首呢?
葉:哈哈,我喜歡的歌曲實在太多了!如果真的要我選的話,我可能會選《李香蘭》(遊:張學友那首嗎?)對,張學友那首。因為我覺得這首歌首先是沒那麼容易唱得好的,而且你唱它的時候那種感覺是非常棒的……
遊:是用了很多假音去唱,而且加了很多情緒進去的。
葉:是啊是啊!
遊:那麼最後再次多謝棠哥,也恭喜你的新碟《這首歌》入選我們“華語金曲獎”八月份的“十佳專輯”!也想請你給我們“華語金曲獎”一個寄語,因為前年你也在中山紀念堂拿過“殿堂大獎”的,那麼你對我們這個獎有什麼期望或者寄語呢?
葉:當然我希望可以有更多新的歌手去拿到這個獎項,證明我們樂壇是在繼續進步的!
遊:希望明年繼續有機會可以邀請棠哥過來!
葉:多謝!